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老师,指路的明灯---李广勇

发布时间:2017-08-28

老师,指路的明灯
????????
李广勇
?
我很庆幸,在自己成长的每个阶段,都遇到了最好的老师。他们就

像一盏盏指路的明灯,给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。
??
我的启蒙教育是在一辆地排车上,车的主人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挺有学问。我不知道他姓什么,叫什么,只知道他是我的一位族家爷爷。当时,农村里都是土路,坑坑洼洼,爷爷的工作就是拉沙土,填路坑。我小时候比较勤快,经常帮他推车、填土,他也非常喜欢我。闲暇时,我就坐在地排车上,听爷爷讲故事。爷爷的肚子里,仿佛有淘不完的故事:西游记、三国演义、封神演义……波澜壮阔的斗争场面,荡气回肠的故事情节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随着爷爷的讲述,扎根于我的脑海;司马光砸缸、白雪公主、英雄王二小、凿壁借光……古今中外的励志故事,让年幼的我如醉如痴,心驰神往。
????
等我上了小学,与爷爷见面就少了。从大人口中,才得知他叫李平,是我解放前的老大学生,曾经在一所高中学校当老师;后来被打成右派,回到家乡劳动改造。也许真是缘分天注定,我考上长清师范那年,已到退休年龄的李平老师也落实政策,恢复了名誉,受长清师范聘请,又成了我的老师。他虽然当了多年右派,却没有一点怨言,只有对祖国赤城的热爱。他的心中充满激情,工作呕心沥血,听他讲课,真像是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。这哪里是在讲课呀,分明是拼了性命在冲刺啊!

????
曾任长清一中副校长、长清区进修学校校长的薛正家,虽没当过我的老师,但给我树立了标杆和榜样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还是个懵懂少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正徐徐吹来。当时还没有实行包产到户,生产队打了粮食,都堆积在场院里,然后按人口分配。薛正家是生产队会计,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。每次分粮食,他的算盘都会打得抑扬顿挫,清脆动听;账本也记得工整清晰,有条不紊。后来,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他了,父亲告诉我:你三叔(薛正家排行老三),考上了师范,吃上国库粮了!你得向三叔学习,将来也要考出去,找个吃国库粮的媳妇。那年夏天,三叔第一次带着婶子来到村里,只见三婶子头戴米黄色遮阳帽,身穿白底黑点的花裙子,脚蹬白皮凉鞋,在一群衣着老旧、皮肤黝黑的农村妇女映衬下,好似仙女下界,光鲜耀眼。哦,这就是吃国库粮的媳妇啊!直到自己长大成人,也娶了吃国库粮的媳妇后,还多次聊起此事,引以为笑谈。
???
李学民和房玉珍是我的小学老师。李学民老师是个全才,不光教数学,还教我们音乐和体育。上音乐课,就用一台老掉牙的脚踏风琴边弹边唱,我跟他学会的第一首歌是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;上体育课没有场地,就带着学生来到邻近的农村场院里,跑步、做操、投手榴弹,也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,使我们接受到了全面的教育,这在彼时乡村,难能可贵。我上到二年级和三年级,有两个留级生分别和我重名。说也凑巧,那两个同学都是李学民老师的侄子。他让两个侄子先后改了名字,只保留了一个李广勇。这是对一个恰同学少年莫大的尊重,现在回顾此事,依然心存感激。我小学毕业那年,李学民以民办老师的身份考入了长清师范,先后在长清二中、东方红中学(现在的二实验中学)任教,业绩突出,学子敬仰,社会称颂,也在我心中埋下了当老师的种子。
????
房玉珍老师教我们语文课。农村孩子缺乏学习的动力,属于放养型的。进了课堂听听课,放学就去打猪草,晚饭后满村子疯跑,和野孩子差不多。房老师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决定加上早、晚自习。她的两个孩子还很小,大的5岁,小的3岁。她家住在机械厂,离学校大约有5公里,没有公路,都是羊肠小道。早晨来给我们上课,一辆大金鹿自行车,前面放着老二,后面坐着老大。常常是来到学校,天还未亮,小孩子依然趴在自行车前把上迷迷瞪瞪睡着。那年冬天,气候恶劣,暴雪不断。有一天,房老师没有像平时准时到校,过了许久,才看见娘儿仨浑身是泥,吃力地推着自行车赶来。原来,天黑路滑,一家三口连人带车掉进沟里。房老师身单力薄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自行车拉上来,再把孩子一个一个抱上车子,一步步挪到学校。那时,没有金德利、超意兴,连煤气炉也没见过。每个教室里只有一个憋来气炉子,引柴火需要师生从家里带。房老师从家里带几个凉馒头,在炉子上烤一烤,喝一碗提前在豆腐坊定下的豆浆,这就是一家三口的早餐。上晚自习时没电灯,就用墨水瓶自制一个煤油灯。晚自习结束,人人眼睛熏得像熊猫,大家彼此瞅瞅,乐而开怀。那年我村20名学生,有5人考上了一中,创造了一个奇迹。我上初三时,房老师由于教学成绩突出,被调去了石麟小学。有一次,我俩在街上碰到,谈起上中专选什么专业时,房老师对我说:上师范吧,当老师。一定要教主课,当班主任,不要怕累,要向你李学民老师看齐!
???
刘锦老师的眼神,让我放弃了粗野,刘锦是我在一中上初一时的数学老师,她身材瘦小,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,齐耳短发,装扮朴素,但却有洪亮的嗓门,严厉的眼神。有一次,有个同学恶作剧,冲我的耳朵大吼一声,震得耳朵嗡嗡作响。我一头怒火,张嘴就骂。结果一回头,看到了刘锦老师严肃的面孔和严厉的眼神,我立即意识到自己错了,骂人的话喊出半截又生生咽下。清澈明亮,不怒自威,哪是一双多么犀利的眼睛啊!
???
刘沛萌老师的棍子,使我懂得了规矩。刘老师没有教过我们,他当时住在学校里,宿舍离教室不远。上初三时,一天午饭后,本来应该午休。然而我们精力旺盛,在教室里唱歌,并卸下一根板凳腿,敲着桌子,打着节奏,连蹦带跳,热闹非凡。没留神,刘沛萌老师忽然闯了进来,黑虎着脸大吼道:午休时间,你们闹干什么?吓得我们撒腿就跑,刘老师拾起板凳腿,边追边喊:都给我到宿舍睡觉去!下午上课时,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我们一通,让我们理解了什么叫噪声扰民,明白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???
石麟小学的现任校长杜建青,是我的师姐。她师范一毕业就到石麟小学当老师,教语文,我本来就比她晚毕业一年,等我从高中体育老师的岗位上呆了三年,又回到新建的实验小学教语文课的时候,她已在小学语文届小有名气。第一次请她来指导授课,她毫不留情地把我批得体无完肤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也使我明白了教无止境,工作中更加严格要求自己。更让人感动的是,在参加长清区教学能手评比中,杜建青已经身怀六甲,但仍然拖着笨拙的身体,一丝不苟地讲课,纯正的普通话,工整漂亮的板书,令所有观摩者敬佩不已。
????
教研室主任马家厚是一位敦厚的长者,一位严谨的学者。他面庞清瘦,满头银丝,慢声细语。我俩属于忘年交,每次教学视导,他都要听我的课,课后经常切磋教学中的问题:大到授之以渔,还是授之以鱼方法与内容的探讨、教学有方,教无定法的方法论;小到一个词的读音、一个字的笔顺。遇到找不到答案的,我们就找字典解决。他为人厚道,治学严谨,其品行学养都深深地影响了我。
? ???
庄云香是实验小学的第一任校长,工作泼辣,勇于创新,对年轻人要求尤其严格。刚建校时,全校一共15名教职员工,6个教学班的家底,百废待兴。在庄校长带领下,我们用了短短几年时间,硬是把实验小学建成了一所省级规范化学校。庄校长对我最大的影响,两个字:一个,一个”——让大家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开阔了我们的眼界;”——使年轻人收起天马行空的空想,脚踏实地去工作。严到什么程度?近似苛刻!我们的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,必须一丝不苟。创建省级规范化学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老师们白天上课,送走学生后再加班,准备各种资料。所有的展板、横幅,都是自己去画、刻、粘、挂。学校出名后,参观者多了,现场会多了,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。那些年,很苦很累,但也很充实,每个人都在实践中锻炼成长。
????
以上提到的这些人,都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。正是这些人,扎根教育这片沃土,埋头苦干,辛勤耕耘,培养了人才,成就了明天。教育届这样的人数不胜数。
???
这些人啊,就像一盏盏崔璨的路灯,矗立在我人生道路的每一个重要节点上,照亮了脚下的路途,指明了前进的方向,使我少走了许多弯路,免受了许多磕磕碰碰,保护我不至于摔跤跌跟头。老师的恩情,学生无以回报,我唯有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,才能无愧于这片光泽;我只有深情鞠躬,真诚祝福,道一声:”谢谢!

?